快递小哥的琐碎AG娱乐生活渴望提升自我

2018-10-01 作者:AG游戏   |   浏览(148)

【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9周年国庆特辑】一个普通中国人的一天

从星巴克“黑围裙”店员变身快递员的王彬,形容在北京单调忙碌的日子,就像“品味土耳其咖啡,酸涩却又浓醇”。

在以外地人为主力的北京快递大军中,王彬(35岁)是寥寥无几的地道北京人。三年前,他在星巴克咖啡店已升到“黑围裙”(非普通店员的一种级别),因羡慕快递员工作的自由与高薪,转行成了快递小哥。

真正入行他才知道,体力透支,没有时间提升自我是这个“美差”的最大挑战。不过,北京人的幽默健谈加上对咖啡的痴迷,单调忙碌的日子被他比喻为“像品味土耳其咖啡,酸涩却又浓醇”。

“三笼屉肉包子,一碗豆浆,一个鸡蛋”,早晨6时30分,王彬在楼下的早点铺吃完一天中最主要的一餐。作为住在市区三环内的北京“土著”,他并不需要像很多外地来的上班族一样,天未亮就要挤进公交。“6点半从家出发,7点之前就能到达公司”。

分拣物件是快递业工作每天第一项任务。“就像摘咖啡豆”,他用手比划采摘的样子,咧嘴笑着说:“这样想,就不觉得枯燥了,每人把属于自己的快件拣过来放成一堆。”

大约8时30分,50多名快递小哥将数千件的快递分拣完毕,然后急匆匆跳上塞满货件的电动车,奔赴自己的辖区。

租金涨客户迁出
工作减半变琐碎

王彬负责的是北京中央商业区(CBD)的一座写字楼,共有100多家客户。一般来说,上午工作内容是送件,下午是收件。

近年来,北京房价居高不下,写字楼租金也水涨船高,租户搬离也影响到快递的业务量。

“明显少了”,他不假思索地说:“差不多是最好时候的一半吧,不是所有租户都能承受得起房租。”

写字楼里的企业搬进搬出,再加上办公共享空间的兴起,“快递量没有增加,工作却变得越来越琐碎了”。他解释:“以前,跑一家公司就能收到10多件快递,现在,收10份快递差不多就要跑10家客户,也就是要分别与10位发件人打交道,时间精力成本自然增多了。”

笑看别人生活
也是一种美好

不过,王彬把这些天天面对的琐碎事看成一道别样的风景:“笑看别人的生活,也是一种美好。你可以听到南腔北调,夹杂着各种方言的普通话;有的女生穿着内衣就跑出来收发快递,有的假睫毛还挂在眼皮上,来不及收拾;有的男生发快递时总在忙着吃方便面……”他认真地说:“生活对任何人来说都不容易。”

每天在写字楼里穿梭往来,虽然从不身着工服,但同一座大楼里几乎无人不认识这位“北京快递小哥”。

“快递倒像是兼职”,他打趣说:“他们(客户)每天都在期待我的到来,不仅是等快递,还有我的增值服务:我的按摩手法不比专业店差。当然,年轻女孩不可以,大妈是可以的。”

遇到喜欢咖啡的客户,如果时间又允许,这位快递小哥还会打开话匣子,从咖啡产地、口味,一直说到世界各地的咖啡文化,俨然又回到了穿上星巴克黑围裙的咖啡大师。

20181001_news_zgr8_Large.jpg

快递员王彬曾是星巴克咖啡店的“黑围裙”员工,经常会被外派为一些企业开办咖啡讲座。(受访者提供)

因对咖啡的未了情结,王彬总会留意与咖啡有关的信息动态。他会拍下一些无人打理的自动咖啡贩卖机的照片,语重心长地劝告习惯使用自动咖啡贩卖机的白领说:“奶盒做不到天天消毒,怎么能保证咖啡的安全与品质呢?”

一般上午派件的高峰期在11时结束。由于周末积压较多的快件,周一通常会延长半小时。

王彬拿出公司配备给每人的,像手机一样的智能终端,为《联合早报》记者演示:“ 每人有多少任务,都很清楚,完成多少,没有完成多少,也都一目了然。”

胖是“工伤”
迫切需要减肥

他的午饭一般在写字楼的商铺里应付过去,“特别忙时,午饭也就省略了,或者忙到没胃口,就会用这段时间举会儿哑铃”。与其他快递小哥不同,王彬的电动车里总放置一对哑铃,他自嘲:“胖是工伤,迫切需要减肥。”

下午1时,智能终端上陆续显示揽件通知。王彬要按照下单顾客的电话及时沟通:“如果您寄的是金银首饰,我们建议您保价……我会给您带打包带、包装盒,运费大概50元……”。

在三年忙忙碌碌的快递职业生涯中,他还曾收获一份感情:“半年前的事了,现在变成了尴尬……”